当前位置:学联资讯首页 >> 新闻速递 >> 上海班子大动 俞正声传掌人大 成中共第2号人物(图)
上海班子大动 俞正声传掌人大 成中共第2号人物(图)
2012-03-21 23:34:46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11206  文字大小:【】【】【

大陆今秋召开中共十八大,十八大核心内容是高层人事布局,需要中央地方统筹配备,其中四大直辖市北京、上海、天津和重庆市委书记都属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会提早就位。本报今起推出「十八大人事风云」专题报导。

日前中共上海市委举行常委扩大会议,市委书记俞正声兴致勃勃在会上讲话,讲如何贯彻胡锦涛在人大一次会议上的讲话,又从北京两会上,吴邦国和习近平到上海代表团的讲话,讲到上海在中共十八大前的工作安排。

如果没有重庆团的连场好戏(指薄熙来下台),三月北京人大会议上,上海团会是焦点,因官场早有风声,上海班子要大动,中共十八大俞正声要上,且是「大上」,接班的市委书记会是个新人。

对上海的人大代表来说,俞正声在十八大「大上」的说法,他们信了,因为吴邦国到代表团来了,对上海的工作说了不少话,习近平也来了,说了不少领导层的好话。俞正声听得笑容满面。

外界开始猜测中共十八大人事班子以来,俞正声没有被特别关注,主因是他的年龄(今年六十七岁,中共政治局常委六十八岁划线离退),很多人相信他做完这届上海市委书记,十八大时就要退下。

然而目前较权威的消息证实,俞正声已进到建议名单中,有望跻身中共十八届政治局常委之列,好命的俞正声还可能成为中共第二号人物,接任吴邦国之职,出任下届全国人大委员长。

对上海来说,对俞正声的安排不算意外,因为过去廿年,似有个不成文惯例,谁要出任上海市委书记,不仅能成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还可能更上层楼,出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从江泽民、朱?基,到吴邦国、黄菊,再到习近平,都如此,当然,中间要扣除比较倒楣的陈良宇。

就算没有这个惯例,俞正声早已是各方接受的人物。他早年与邓小平之子邓朴方交好,他出入邓府,跟回家一样随便。传说有人请他吃饭,他说刚在老爷子(邓小平)那里吃了饺子。

当然,除了是邓朴方的好友,俞正声后来与其他几位元老也保持良好关系。因为父亲黄敬(原名俞启威)缘故与江泽民交好:俞正声在青岛推房改和卖地,为朱?基赏识,出任朱内阁的建设部长;而他在上海这几年,与时常在上海休息的江泽民走得很近。

人们提起俞正声,会提到他父亲黄敬,曾是江青的前夫。而俞正声母亲范瑾曾是当年中国唯一的报社女总编、报社女社长。娘舅范文澜更是毛泽东也欣赏的着名史学家。

俞正声本人既当过省委书记,又当过部长,现在主掌上海,还是两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资历令人挑不出毛病,因此进入常委名单。当然,俞正声也曾遇过障碍,除了年龄,前年上海胶州路上的那把大火,至今仍是他执掌上海的一个缺憾,但已不会影响他的新职。

卫报:薄倒台 让人们对中共18大有了全新的认识


《卫报》

中国的改革之路

核心提示:西方认为,北京几乎不就政策问题进行讨论和争论,这种看法是错误的。中国的改革进程将继续下去并进一步深化,但将是循序渐进的、谨慎的。

原文:China's path to reform | The Guardian

发表:2012年3月18日

作者:Martin Jacques

(原编者按:西方认为,北京几乎不就政策问题进行讨论和争论,这种看法是错误的。)


【北京,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闭幕式上,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左)与总理温家宝。图片来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上周薄熙来被解除重庆市委书记职务,让人对今年秋天举行的中国共产党代表大会有了一种全新的认识。在这次代表大会上,习近平和李克强可望取代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

薄熙来是共产党前领导人、长征元老之子,他利用职务之便几乎赤裸裸地展开角逐,试图在统治中国的、由9人组成的政治局常委会占据一席之地。他的倒台是由其得力助手、重庆公安厅厅长王立军寻求在美国驻重庆领事馆避难一事触发的。王立军称,他的生命受到了来自薄熙来的威胁。

从那时起,薄熙来的政治生涯就岌岌可危了。温家宝在全国人大会议结束时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给出了最后一击。他当时警告说,中国正面临遭遇类似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的风险;重庆市委必须从"王立军事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几乎就在他讲完这番话之后,薄熙来就被解职了。

中国共产党内部目前气氛紧张是不足为奇的。即将举行的代表大会将决定谁将成为中国今后10年的领导人。一些基本的政策问题正面临着风险。经过了30年不同寻常的经济发展之后,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全球主要大国。它现在已经不能与邓小平启动改革时的那个国家同日而语了:中国新领导人眼下正面临着一些基本改革。

首先,随着经济变得日趋发达,廉价劳动力和低附加值生产的时代即将终结:经济战略的重大调整正在进行之中。其次,中国在全球各个领域获得的利益需要其反思其全面建立在以我为主基础之上的外交政策。再则,社会不平等差距的拉大,再加上日趋加剧的腐败现象,已经助长了人们的不满情绪。如果这种不满情绪得不到遏制,那就可能威胁到这个国家的稳定。最后,中国必须实施重大政治改革。

辩论和争论对北京来说并不陌生。当一个国家的年经济增长率达到10%左右时,随之会产生许许多多新问题,而这些新问题又需要加以解决。中国的情况与西方国家截然不同。西方国家的经济停滞不前已经导致一种枯燥无味、向后看的辩论。西方人有这样一种看法,即在中国几乎没有什么讨论和争论。这种看法是错误的。在不经过重大辩论和冲突的情况下,中国是不可能实施其经历的那种改革的。由于中国目前正面临着在若干领域进行重大政策调整的必要性,这种辩论的程度一直在不断加剧。北京目前是世界上最有趣的辩论之地。

这种冲突可能会失控吗?温家宝有关文化大革命教训的一番话可能指的是薄熙来在重庆的一些做法。薄熙来被指打着镇压有组织犯罪的旗号置法律程序于不顾,刑讯逼供,将矛头直指不站在他一边的商界知名人士。

他将这种做法与令人联想起文化大革命的那种大众政治运动结合起来。中国早已远远走出了那个黑暗时代。当时的国家无法无天,专制独裁当道,更不用说许多失去生命的人。即使还算不上法治社会,但人们现在对合法程序的尊重肯定要大得多。但是,有关薄熙来一些做法的披露表明,一些老思想和老套做法仍有市场,或许还相当普遍,在某种情况下还可能会为今后严重的政治倒退奠定基础。

然而,更可能发生的一种情况是,中国不断加大的政治问责和开放进程仍将继续下去,并进一步深化。这种进程是过去30年的一个显著特征。这并不是说,中国即将实施普选和多党制。一提到政治改革,西方人不假思索地就会想到普选和多党制。对于这种前景,我们可以忽略不计。我们不能忘记,这是过去30年获得巨大成就、世界上最成功的一个政权。政治改革将是循序渐进的、谨慎的。

我们或许已经看到了其中一些特征。不同于以往的党代表大会,在竞争政治局常委的对手之间的分歧显然已经公开化了。过去几年,对媒体的种种限制已经大大放宽。除了一些最敏感问题之外,互联网已经提供了一个可赖于进行会产生震动和深刻影响的辩论的平台。

如果新领导人注意到了温家宝上周所说的话,那么我们可以期待中国可能将发生一些更具深远影响的事情。温家宝说:"我们必须继续实施经济改革和政治结构改革,尤其是领导体制的改革……没有成功的政治结构改革,我们就不可能全面实施经济结构改革,我们在这一领域取得的成果就可能丧失。"对一位中国领导人来说,这番话的分量已经很重了。

后薄熙来时代 重庆火锅换上老油 社会生态骤然生变

3月15薄熙来被免职之后,重庆社会生态也随之发生变化。为重庆带来巨大声誉同时也饱受争议的“唱红打黑”,随着近期重庆的变动已出现变化。当地知情人士称重庆警方任务量略减,但公安局门口仍张贴鼓励群众举报打黑除恶的海报。网上曾流传重庆禁止民众聚集广场唱歌跳舞,附近民众表示,红色歌舞表演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还有消息称,在3月19日上午,重庆民众在朝天门广场拉横幅“挺薄”,不足两分钟就被强行带走。

警方案件指标减少任务量减轻

2008年以前,重庆为中国法学界熟知,仅仅因为它是中国法律界的“黄埔军校”---西南政法大学所在地,是为“法学江山,西政半壁”;2008年之后,轰轰烈烈的山城打黑,注定使重庆被中国法律界铭记。

2008年6月,王立军空降山城,入主重庆市公安局,成为重庆打黑的标志性时间。此后三年,在重庆警方一系列雷霆行动中,“抓富商”、“逮教母”、“捉内鬼”、“清余孽”将打黑步步推向高潮。2009年以后,涉黑案件陆续进入法院审理,在此期间发生了轰动全国的李庄案。

打黑除恶在多个场合被当时的重庆市委领导高调提及,《重庆日报》也报道了一些国家领导人对打黑的肯定。

微妙的变化发生在今年春节之后,彼时已调任重庆市副市长的王立军出走美国领事馆,随后被中央有关部门带走调查。2月11日加拿大总理哈珀访渝时,外界发现,市委领导以往接见国内外嘉宾时必谈的“唱红打黑”没有成为会晤的谈话内容。2月底在北京接受凤凰网采访的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多次强调,重庆这几年的工作不仅是“唱红打黑”。

王立军事件后,据悉重庆警方的口风很紧,询问近况都是三缄其口,细心的人注意到,公安局门口的广告牌上,仍然张贴着鼓励群众举报的打黑除恶海报。

一位接近重庆市公安局的学者私下表示,自从王立军调离市公安局之后,重庆警方的任务量减轻了一点,尤其关于治安类的行政案件指标少了一些,应付检查也比以前少得多:“总体来说办案更务实,虚的相对少一点。”

红歌圣地“躺着也中枪”

近日,一条有关重庆唱红的附有告示牌的照片曝光于论坛中,在这块绿色的告示牌上写着---广大市民:近段时间,周边居民多次向我处投诉,反映人民广场白天唱歌以及夜间群众舞会声音过大,严重影响周边群众正常的生活、工作和休息,强烈要求我处遵照《重庆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强重庆市人民大礼堂和重庆人民广场管理的通告》(渝办发[2009]152号)规定,对人民广场影响周边居民以及他人休闲、旅游观光等行为加强管理,请广大市民积极配合,共同打造人民广场良好、有序的休闲、游览环境。落款是重庆市人民大礼堂管理处,日期是2012年3月15日。

重庆的唱红歌圣地之一重庆大礼堂广场可谓“躺着也中弹”。过去几年,重庆大礼堂是唱红歌的圣地,2011年6月还有万人放歌大礼堂的大型表演。广场禁唱红歌的消息由此引发联想,在网络上被疯狂转载。

3月19日,薄熙来被免职第四天的大礼堂广场,并没有这块告示牌,广场的树阴下一如既往地坐满了休闲娱乐的老年人,聚集了最多人的一棵大树下几个老年人正在吹拉弹唱,自备的音箱将他们的小型演出传送出去,与整个喧闹的广场融在一起。

周围的市民说,每天上午、下午都会有人在广场的那个角落吹拉弹唱,曲目无非就是那些人年轻时代的怀旧歌曲,当然有一部分是红歌。过去还曾有过很多单位组织过红色歌舞表演,但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再看到了。

在广场上巡逻的大礼堂的保安很自豪地说,4月份大礼堂将迎来郭德纲的表演,这是近期大礼堂唯一的演出活动。不过,没有人见过或者听说过广场禁止歌舞的通知。

电视台复播商业广告

3月15日晚6点半,很多重庆市民将电视频道锁定为重庆卫视,收看《重庆新闻联播》。如果不是为了获得重庆的官方消息,他们不会收看重庆卫视,他们已经许久不看这个频道了。“红色频道,节目不吸引人,这一年多来几乎都没什么人看了。”有重庆市民抱怨。

30分钟后,许多和杨晓伟一样细心的观众发现,重视卫视上出现了久违的商业广告:一条华夏银行的,一条诗仙太白酒的。

网络上很多人感慨重庆卫视应变之快--曾经正是应重庆市委领导的要求,三度改版,定位红色,取消商业广告。这次,市委班子调整次日便复现商业广告。

2011年年初,重庆广电集团正式对外宣布,重庆卫视将着力打造省级卫视“红色频道”,改版后的重庆卫视实施“一不二减三增”--不播商业广告;减少电视剧和外包节目播出量,且将电视剧清出黄金档;增加公益广告片、城市宣传片和一系列红色文化节目。

此后,重庆卫视的收视率大幅下跌,四川大学文化产业研究中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2011年重庆卫视的全国收视率仅位于省级卫视第23名,处于中等偏下水平。而在此前几年,通过对电视剧的捆绑编播,重庆卫视的收视率一度进入省级卫视的前三名。

不过,除了跟在重庆新闻联播后的那两条商业广告外,红色频道的地位目前似乎并没有动摇的迹象,每天的《天天红歌会》、《共富大家谈》、《品读》等栏目仍然循环播放,在栏目之间过渡的,仍是重庆区县宣传广告和公益广告。

“小姐”拉客更趋大胆

大陆记者在微博上爆料:日前在酒店接到性服务电话,对方指业务刚恢复,又称前市公安局长已被免职,声言警方不会再查办,“我们重庆又开始开放了!”而重庆闹市也再现皮条客,公开向路人派发印有性感美女的招嫖卡片;夜总会更公开招聘“思想开放”女员工。另外当地大量不法行业亦全面“复工”。

认证为“新京报首席记者”的杨万国,日前在微博发表题为“我们重庆又开始开放了”短文。指其同日下午接到招嫖黄色小卡片后,化身嫖客暗查酒店,结果接到自称重庆某酒店“性服务提供者”的电话,向他介绍卖淫服务。其中电话里的女孩称,卖淫业务刚恢复,目前已拥有两三个“小妹儿”,“快餐”三百元人民币,“包夜”六百元。

记者当时问卖淫中介者:“不怕王立军副市长来抓你们?”该名女子反问:“他不是下课(被免职)了嘛!”记者又问:“那一会万一公安来查怎么办?”对方则称:“没事的,我们重庆又开始开放了!”

该段微博在各大网站迅速流传并引起各界高度关注,其他网友亦纷纷披露重庆黄赌毒“复?”情况。有网友表示,周边的朋友近日都收到提供性服务的短讯。还有网友披露,被打黑取缔的地下赌场已重操旧业,有多间酒店和夜总会已有人私下聚赌。

重庆火锅悄然换上了老油

另一方面,重庆的火锅店在进入2012年之后生意也开始逐渐恢复起来。过去曾有一段时间,公安局提出要像打黑一样整治食品安全后,重庆的餐饮行业受到重创,其中以火锅店为甚。

重庆当地一位跑食品安全口的记者说,重庆火锅传统上一直在用的老油(反复使用的锅底油)那段时间绝迹了,火锅空前难吃,而且顾客还得为他们觉得非常不好吃的一次性锅底付费(过去使用老油锅底免费),火锅店生意惨淡。

“像打黑一样整治食品安全,或者出发点是好的,但是结果老百姓也没买账,公安局的这种出格行动还触怒了当地的其他食品监管部门。” 该记者这样说。

进入龙年之后,随着王立军调任分管科教的副市长,公安局重心开始转移,火锅店生意逐渐恢复,许多店里又悄然换上了老油,即使非常正规的火锅店,也开始提供老油和一次性锅底让顾客选择。

曾被指软弱无能 胡锦涛雷霆手段除薄 一振声威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执政九年,与前几任毛、邓、江相比,胡锦涛似乎太过沉寂。外界评论有称其手段稳健,亦有指其软弱无能。特别是临近卸任,海外逐渐有声音发出,说胡温新政失败,胡锦涛碌碌无为难辞其咎。但是近期薄熙来被干净利索的去职之后,不少人又回想起胡锦涛当初在西藏亦是以迅速果断的手法,解决了当时让中共颇为头痛的拉萨事件,由此获得中共高层青睐。可见,胡锦涛作为一国首脑,并非是碌碌无为之辈,反而是城府在胸,冷静观察果断行事,于低调之中掩藏强势。

不动声色

胡锦涛被外界一贯认为的软弱,实际上是他在一些事情发生初期的不动声色。此番在薄熙来事情上,胡锦涛有两个不动声色。一是对薄熙来之前所作所为的不动声色。薄熙来在重庆执政近五年,无论做了什么成绩,都必然会宣扬的天下皆知,薄熙来在重庆独断专权,搞得当地官民只知有薄,不知有胡,这无疑早就触犯了党内集体领导的大忌,但胡锦涛除了从未去过重庆,对重庆的政治经济发展从未有过特别的表述。就连薄熙来称胡锦涛:非常重视重庆,并在2007年提出重要部署,而自己领导的重庆就是这样跟着做,并表示自己相信胡锦涛最终会去重庆视察的。这等类似“逼宫”的邀请,胡锦涛都在保持沉默,当然这一沉默显然不是真正的沉默,而是促使他更加沉稳的完成了下一个不动声色的决定。

第二个不动声色,就是在短短几天的时间,迅速将薄熙来免职重庆,并安排张德江赴重庆压阵。有分析人士指出:“14日上午,薄熙来出席人大的闭幕式时还在主席台上,但是15日早晨重庆就开了领导干部大会,李源潮就代表中央宣布决定,张德江在会上发表讲话,他们肯定是前一天(14日)晚上去的(重庆),说明中央政府处理这个事情很严肃很周密的,他们一环扣一环,他们坐飞机也要两个小时(到重庆),说明薄熙来坐在台上的时候,这些部署已经在进行了。不然哪里会这么紧凑,一天的时间变化这么大。”可见胡锦涛虽然不动声色,但实际上早有部署,稳、准、狠地拿掉薄熙来,为保证十八大权力稳定过渡清扫障碍。

早有先例

实际上胡锦涛的雷霆手段尽管并不常用,但可以看到每逢关键时刻,胡的魄力即展现无遗。早在1988年,胡锦涛担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之时,次年即遇到要求西藏独立的人士举行示威游行,发生拉萨事件。胡锦涛迅速宣布戒严,将事件抚平;同时在六四天安门事件中,率先表态支持中共以武力消除反对势力的暴力行为。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共高层认为胡行事果断,对共产党忠诚,使胡进一步得到赏识肯定。尽管在外界对胡锦涛的评价中,西藏戒严事件是一个常被提出来质疑的,但可以看出,一个可以使用这样严厉手段的领导者,绝非是软弱可欺之辈。

此外,在十七大之前落马的“上海王”陈良宇,亦是被胡以干净利索的手法拿下。2006年7月,中共中央开始调查“上海社保案”(上海市部分官员挪用社会保障基金为私用案件),进而牵连出陈良宇。9月25日原中共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因涉社保基金案被免职并立案检查的消息公布。但就在9月23日晚,陈良宇还与时任上海市市长韩正等上海党政负责人一起,在上海体育场观看上海国际田径黄金大奖赛。据悉,陈良宇很可能是24日在北京被“双规”的。有消息说,上海市委有关部门还为陈良宇拟定了未来几天的活动安排,可见绝大多数党政要员对陈良宇将被处理事先并不知情,足证高层处理此事的慎重与机密程度。此番风云变幻被外媒称为“国家主席胡锦涛一次果敢行动”。同样,中共铁道部前部长刘志军亦是遭此“雷霆手段”在视察途中被擒。

外柔内刚

从胡锦涛的执政行为来看,可以用外柔内刚来概括。在对外形象上,他不似国务院总理温家宝那样煽情与高调并济,对外营造一个极其亲民躬谦,又给人以改革派领导人的想象空间;他又不似储君习近平那般,在尚未上任前就已经开始展露锋芒,风华直盖现任领导人。胡锦涛从上任之初便格外低调,顶头还有老当益壮的“太上皇”江泽民,到现在胡锦涛这个“小媳妇”似乎要熬成“婆婆”了,但继任的习近平又是个强势的领导者,这个“婆婆”仿佛也只能是一个“软婆婆”。

表面看来,胡锦涛的夹在中间,很难留下什么强劲的风头,他本人也一直沉稳低调,多年来被一些海外媒体喻为软弱的“阿斗”,但实际上,胡锦涛执政显然是一种外柔内刚,大部分时候并不过多说话,但是在涉及党的利益、国家的利益和中华民族的核心利益的大是大非面前,则刚性十足。在必要的时候,胡锦涛的手段果断坚决,成事效果干净利索,过去那些认为胡是“失败的领导人”的说法,显然是不了解胡的性格,也不了解胡的执政风格,仅以言多言少来判断一个大国领导人,最终自会跌破眼镜。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Powered byGreenwich Chinese online Code © 2003-08 CSSA-GREENWICH Corpora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