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学联资讯首页 >> 风情英伦 >> 上合组织十周年 时机已到:中国应上升新型盟友关系
上合组织十周年 时机已到:中国应上升新型盟友关系
2011-06-07 06:23:22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403  文字大小:【】【】【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将于6月12日至20日对哈萨克斯坦、俄罗斯、乌克兰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上海合作组织阿斯塔纳峰会、第十五届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就在此前召开的G8峰会上,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首度明确表态,要求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下台,与此前一直指责美国北约空袭利比亚逾越了联合国1973号决议,反对北约武力干预利比亚内政,来了个180度大转弯。

  网络上纷纷议论,俄罗斯在利比亚问题上出卖了中国。就在此时,中国外交部于近日证实,中国驻卡塔尔大使张志良在多哈会见了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主席贾利勒,双方就利比亚局势交换了意见。

  中方对利比亚态度仍未变

  相较于俄罗斯,虽然中国政府目前已经和利比亚反对派有所接触,但从目前公布的信息判断,中国态度并未改变。中国外交部表示,中方在利比亚问题上的立场是明确的,即希望利比亚危机得到政治解决,认为利比亚未来应由利比亚人民决定。

  其实,利比亚局势在北约打击和对反对派全力支持的情形下,卡扎菲势力日渐没落。看来,卡扎菲彻底退出利比亚政治舞台只是时间问题。日前,利比亚反对派更在街头打出标语,要求中国转而支持反对派。在这样的情势下,中国政府接触反对派,并再次明示自己的立场,这是让自己在未来的利比亚占有更主动的地位。

  分析人士指出,首先,中国对利比亚的立场始终坚持着自己的坚持。属于中国自己的坚持,既不因不干涉别国内政,消极地支持现政府,也不对西方国家对反对派无条件支持照单全收。此次张志良在多哈会见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主席贾利勒,就利比亚局势交换了意见,便可见中国在利比亚问题上不可或缺的位置。

  其次,中国对利比亚立场的调整,已考虑了利比亚国内和国际社会多方平衡的问题。只有综合平衡和让利比亚更多的部落和派别参与其中,提出的建议才有被接受的可能。如果一直做撇清状,对利比亚局势不置一词,会被西方社会操弄为中国政府是在支持卡扎菲政府。任由西方国家支持反对派掌握政权,会对中国产生长期的抵触情绪。但如果现在尾随北约之后去支持反对派,也不会让反对派感激,而且也不符合中国大国的身份。所以,中国选择了折中斡旋方案,对国际各方势力的平衡。和非盟和北约解释和坚持自己的立场,不彻底否定他们的努力和利益,如此达成最大幅度地折中不但是必要的,也是可能的。

  而且,中国在此问题上一再明确了自己的立场。模糊、含混不但不符合大国的身份,也不符合本国的国家利益。明确自己的立场,提出属于自己的能够折中、平衡各方利益的和解方案,不但是展示大国的责任,也是在展现大国的外交智慧和国际影响力。退一步讲,明确自己的和解方案和立场,即便因为特别原因不能全部达成,但是可以展现中国的善意。也可以在斡旋的过程中,达到让不同意者部分让步的外交目的。

  但上述人士也指出,“谋定而后动”固然是上策,但中国提出自己的和解方案和明确的立场,一定要快。只有在一定的时机提出这样的方案,不但有更高达成的可能,也才会让作用和影响最大化。当世界都希望中国发挥自己的影响力,善尽自己的国际责任的时候,不干涉别国内政,就不应该是个绝对的借口。更何况,与人为善,提出建议,和解各方和武装干涉根本是两码事。是干涉别国内政还是善尽国际义务,相信国际社会有足够的判断力。剩下的就是面对这样复杂的国际形势,中国自己角色扮演所需要的智慧和力量问题。而中、美、俄三国的协商合作是或许达成这一目标的关键。

  应将经援与结盟做大

  为了在后卡扎菲时代保住和谋取俄罗斯的国家利益,俄罗斯选择在G8峰会上,向美国和北约做出战略性妥协和政策转变,似乎也顺理成章。

  北京观察人士指出,特别需要看到的是,俄罗斯此次大变脸也并非仅仅是俄罗斯单方面的外交行动,而是同美国和北约或说同G8中的G7有重大政治交易或者说利益交换的结果。据说,奥巴马在G8峰会上已向梅德韦杰夫做出承诺:将在反导问题上做出让步,将促进俄罗斯加入世贸组织(WTO),自然也不会排斥俄在利比亚的重大利益。而萨科齐则为俄购买法国“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问题扫清障碍。

  也有一种声音说,尽管中俄关系现已是历史上最好的关系,但俄罗斯仍然在为牵制中国而进行战略调整。俄罗斯在此次G8峰会上的突然变脸,还有针对中国崛起的战略计算。原本在利比亚、北非中东问题上,中俄两国的政治立场是协调一致的,此次俄罗斯大变脸也旨在同中国拉开距离,更为配合其近期实施对华政策的新调整需要。尽有迹象显示,俄罗斯或已开始在中亚、印度、日本、韩国等地区,进行针对中国崛起的战略调整。

  事实上,中国和俄罗斯由于地缘位置及历史文化等方面的不同,即便在地缘战略选择及合作目的等方面都有着较大差异。中国社会科学院蒋新卫表示,就以即将召开的上合组织峰会来说,中俄自然是有共同的战略需要,但上方在上合组织框架下战略诉求的差异也不可小觑。首先,中俄在地缘战略上存在差异。俄罗斯加强与上合组织的关系主要出于“借中抗西”、“倚东融西”的战略考虑,而近年来,随着实力的上升,俄罗斯更加注重对其“势力范围”的拓展,对中国的崛起持有一定的不信任与排斥立场。而且,即便在区域经济合作的两大重点领域——能源与新欧亚大陆桥的合作上中俄利益也不尽一致。

  在俄罗斯对利比亚问题出现180度大转弯后,网络上很多大陆网民称,“俄罗斯在利比亚问题上出卖中国”,这句话虽然说的很草,但是细细琢磨,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其实就是“利益”二字,小国利用大国之间的矛盾以求利,是人情之常,中国人也无须愤慨。关键是,美国结盟,而中国不结盟,就形成“中国单挑美国帮”的不对称格局。看看美国及北约在利比亚干的事情,中国和俄罗斯都是一度表示反对的,现在,就连俄罗斯也倒戈了。这就是结盟与不结盟的差距。尤其是关系中国战略核心利益的几个关键国家,如朝鲜、缅甸、巴基斯坦甚至包括伊朗,应该把这些关系上升到最高级的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也就是新型盟友关系,合作建设港口、管道、高铁、高速公路等基础设施,应明确不仅具有经济意义,也不排斥军事意义。

  观察人士指出,中国其实具备较好的结盟优势——援助与结盟挂钩。之前,中国的援助不与价值观挂钩,不搞政治制度输出,不干涉受援国的内政等等,但是,这些经济援助已经越发成为确立盟友关系的粘合剂。目前,中国更应重点搞好中朝、中巴(伊朗)、中缅战略合作;深化中国与东盟自由贸易区合作,强化上海合作组织合作。

  应放大上合组织功效

  今年是上海合作组织成立10周年,既然召开的上合组织峰会,最特别的地方是,据悉,中国同意阿富汗以组织观察员身份加入上海合作组织,并极有可能接受印度与巴基斯坦,作为该组织正式成员。

  中国社会社科院历史研究所中外关系史研究室狄夏荷向多维新闻表示,任何组织都是由成员构成的,任何成员加入组织的终极目标,都是在合作前提下,将自身利益最大化。三十年来,中国以第四次工业革命为契机,转守为攻,积极主动的以“老传统、新模式、低成本”经营西域。

  冷战结束以来,中国主导创建上合组织的第一个十年战略目标,主要是填补、弥合前苏联中亚地区的政治真空与经济创伤,从而巩固西北边防,开发能源,保障沿海地区的经济腾飞。

  “9•11”事件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集团在中亚的楔入,彻底改变了次大陆的地缘政治“新月”地带(以帕米尔—喀喇昆仑—喜马拉雅为界,阿、巴、印三国在大东亚的西部外侧,划出了一轮“新月”)。的重要性与北京边政相互作用,使中国不得不考虑在何种前提与机制下,同邻国进行一揽子谈判。按比重,如果以往的上合主要顾及俄罗斯的存在的话,那今后十年的上合,中国将成为南亚事务的交集。对中南海而言,这是一个莫大的战略进步。回顾历史,“新月”诸国从未有机会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讨论稳定与发展的问题,但上合组织做到了。

  狄夏荷进一步指出,与北约、欧盟和东盟相比,上合的机制可谓松散,一切以稳为主,稳中求进。由于政治体制、文化面貌和心理素质的极大差异,议题主要涉及在能源开发和地区安全上;经济领域的成就,受到分配制度的影响。而且,“新月”地带之于中国,虽不至于牵一发而动全局,但存在骨鲠在喉的隐忧,在“拉登 毙命”、“中东民主革命”和“达赖转世”的困局下,高层应越来越重视上合组织所能发挥的效用。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Powered byGreenwich Chinese online Code © 2003-08 CSSA-GREENWICH Corpora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