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学联资讯首页 >> 风情英伦 >> 爱国与精英:继郎朗张德培之后 李娜也被问六四(图)
爱国与精英:继郎朗张德培之后 李娜也被问六四(图)
2011-06-07 06:23:22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284  文字大小:【】【】【
爱国与精英:郎朗之后李娜也被问6.4 22年前张德培表态(图)

  中国网球手李娜6月4日夺得法国女子网球公开赛冠军后在巴黎艾菲尔铁塔旁留影


  六四22周年之际,世界各地都有纪念22年前在北京发生的严重流血事件的活动。中国网球手李娜夺得法国女子网球公开赛冠军,避谈六四问题。钢琴家朗朗在英国演奏,有听众要求其演奏安魂曲,祭奠六四亡灵,遭到拒绝。

  今年是六四惨案22周年,表面上看,这是个政治和社会事件,看起来和文艺体育没有关系。不过,在国际体坛和音乐舞台上叱咤风云的中国女网选手李娜、钢琴演奏家朗朗,就遇到了有关六四的问题。

  李娜赢得大满贯,记者提问六四案

  李娜六四当天在法国创造历史,赢得法国网球公开赛大满贯,令中国“6千5百万观看电视直播的观众”“欣喜若狂”。赛后记者会,有记者问22年前的北京6.4事件,李娜说,她“只是打网球的”,“我没有必要回答这个问题。”


  美联社4日报导,在李娜赢球后举行的记者会上,有记者提到了1989年在北京镇压天安门民主运动参加者的情况,并问李娜,她这次赢球,会不会在中国引起一场体育革命,李娜就做出了上述的回答。

  在英文网站论坛tt.tennis-wharehouse.com上,有网友评论说,李娜应把这次胜利及其荣誉,献给天安门死难者。(Li Na should dedicate her win to the victims of Tiananmen Square )有网友留言评论说,李娜和朗朗一样,是个傀儡。真正有胆量有勇气的中国人,只有艾未未一人。但有叫马丁的网友跟贴说:这里只是一个纯体育论坛,如果你想谈政治,请到其他地方去。

爱国与精英:郎朗之后李娜也被问6.4 22年前张德培表态(图)

  29岁的钢琴家朗朗

  朗朗英国弹奏钢琴,观众点歌纪念六四


  说到钢琴家朗朗,他也是5月底在英国开专场演奏会,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不过,和李娜都是29岁的钢琴家朗朗,显得更加紧张和尴尬。

  5月30日晚上,以优才计划成为香港居民的中国钢琴演奏师朗朗在威尔士圣大卫大厅举行专场演奏会。英文网站威尔士在线报导(5/31),一个中国人模样的人,走上台,向他献花,然后对朗朗说了些什么。朗朗没有接受花束,走下舞台,没有回来再度“返场”。这名男子开始向观众演讲,并打出了T字手势,被保安带出大厅。

  香港明报报导,该名男子是中国人郭俊。他上台对朗朗说:能不能让我跪求你一曲?点一首戴安娜王妃葬礼上的安魂曲“风中的蜡烛”,我把这首曲子献给六四天安门大屠杀中的那些亡灵,以祭奠他们。

  郭俊对明报记者说:“我原本打算在音乐会上打出一条横幅,上写:‘音乐才子,奏响白宫,献媚中共,甘做犬儒’,后来放弃了这个打算,因为朗朗毕竟还年轻,中国历代都不缺犬儒,而缺乏的只是精英犬儒,像朗朗这样的精英犬儒是中共所需要的。他和许许多多中国人一样,也是被中共绑架和利用的。所以我打算为六四死难者点歌,我要让世人不要忘记那些为中国的前途所付出生命的精英。”

  郭俊公开信呼吁朗朗不做犬奴


  据海外中文新闻网站报导,郭俊是上海人,早年留学英国,目前在威尔士工作。苹果日报报导,郭俊在演出中场休息时,把一封给朗朗的公开信,  留在了钢琴旁擦手的毛巾架上。

  这封信一开头说:“你是一位才子,不是一位财主,是艺术家而不是当权独裁专制下的犬奴、工具。你也许比我更早呼吸到自由民主的空气,但是你却装着看不见中国社会处处不公平的丑恶社会问题,也许这些不关你的事,你没有闻到,你不可能有冤屈,但这都是这恶劣的政治体制所造成的。当然,现在你是社会的精英,是既得利益者,你有什么问题当局自然会为你解决,但试问你的子孙后代呢?”

  “六月4号,22年的祭日快要到了,开始吧,为死难的烈士灵魂弹一曲97年戴安娜王妃的祭曲风中的蜡烛,以此告祭22年前为民主献身的六四死难的学生、工人和市民。如果你可以做的话,那会令世界媒体登上这一消息,你将是中华民族的英雄,敢吗?”

  “22年前的历史,中国最黑暗的一天你还是个琴童,天真浪漫、不识时事无可厚非,22年后难道你不想成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还是愿意做一个精英犬儒、充当专制独裁体制下的工具呢?我相信你还是想要成为一个真正能写入中国历史、一位世界性的艺术家和中华民族的英雄的。难道不是吗?孔子曰: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一切尽在你的一念之间,愿天父庇佑你那正义的灵魂。”

  孔捷生:朗朗爱国不爱国人


  旅居美国的中国作家孔捷生在苹果日报(6月5日)发表文章题目是:朗朗,不爱中国人的爱国犬奴。文章说,朗朗无疑很“爱国”,他的爱国表演却和一己利益挂钩。他在白宫演奏“我的祖国”,笔者早已撰文认为无伤大雅,谁知风波乍起,朗朗对美国媒体的辩白令人齿冷,他捶胸顿足坚称不知那时抗美援朝“红歌”,又感激涕零地强调美国对他伟大恩情。这正是犬奴嘴脸。他不能得罪美国人,此系衣食父母,要说爱国岂敢厚此薄彼?美国对他有恩在先,中国只是锦上添花而已。当初钢琴家殷承宗发现这个天才琴童,把他接到纽约家里,免费吃住加教琴,其实,这和祖国恩情无甚关系,彼时殷承宗因文革样板戏旧帐,祖国并不爱他,这才远赴美国。”

  孔捷生说:“然而,朗朗爱国却不爱中国人,他逢人就说丹尼斯.勃伦巴依姆(芝加哥世界级钢琴巨匠)是他的老师,却绝少提及殷承宗是他的授业恩师。连自己的启蒙老师和领路人都不爱,还有什么中国人值得他去爱”。

  孔捷生在文章中说:在名利面前,朗朗没有信仰;没有就罢了,也应该有起码道德,既然他辩解自己不晓得‘我的祖国’是红歌,面对英国华人青年的白菊花和祭奠亡灵的请求,他亦可说自己不晓得六四,虽属遁词,却没有人为此深责他,毕竟是那个政权而不是朗朗在清洗记忆、消灭历史。

  张德培法网夺冠,愿主保佑中国人民

  孔捷生在文章中最后说:“莫忘记22年前张德培获得法网冠军,正值六四。他的夺冠感言是:“愿上帝保佑中国人民”,霎时间全场肃穆。”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Powered byGreenwich Chinese online Code © 2003-08 CSSA-GREENWICH Corpora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