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学联资讯首页 >> 新闻速递 >> 吉林汪清石头造纸真相调查:日本专家觉得很可笑(图)
吉林汪清石头造纸真相调查:日本专家觉得很可笑(图)
2010-06-13 23:01:59  作者: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8753  文字大小:【】【】【
吉林省汪清县石头纸项目规模最巨,投资高达106亿元。“有些地方政府根本不容商量,要求直接上项目”

科技部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听后付诸一笑,“这玩意是真是假,明白人一看就知道。如果石头纸确实技术成熟,且有广泛的市场前景,发达国家早就推开了。”“你就等着让他们继续去忽悠吧。”

中国制浆造纸研究院院长曹春昱亦断定,石头纸根本不是高新产品,如果真要问其本质,“那就是一种高填充物的塑料薄膜。”

南方周末:石头纸可降解性到目前为止仍被质疑,你怎么看?

当事人:“地球卫士”母公司——辽宁信德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宋旭:被怀疑正常。所有新鲜事物出来都会遭遇不同声音,如果能历经时间考验就好了,石头纸能否顺应市场这是最关键的问题



石头,纸,还是塑料,这戳不好盖!

“石头纸”因其宣扬的可降解、无污染等环保特征,在亮相今年全国两会后,顿时集高层批示、政府支持、荣誉认证等光环于一身,更成为众多地方政府趋之若鹜的绿色产业新宠,项目遍布全国,规模数以百亿计。

然而,这究竟是一场被高调张扬的环保神话,还是被误解的新技术革命?本报记者历时一月,试图揭开真相。

一夜唱响全中国

“多少年了,可曾有第二个具体的项目,有如此推进速度和投资力度?”

东汉蔡伦离世近两千年后,中国正被称为又迎来一场所谓的“造纸工业革命”——石头造纸。

这一丝毫不亚于水变油般神奇的新技术,正被一家此前毫不知名的大连公司,推上前台,并赋予了上述宏大的历史意义。一同被其高调宣扬的话还包括,“具有划时代意义”、“终结植物纤维造纸技术”。

传统的造纸业,一直被视为深负污染原罪,而这种石头纸,据称以石灰石中的碳酸钙为主要原料,具有安全、环保、无毒、防水、耐撕等诸多优点,整个生产过程更被形容为无需用水,也不会产生“三废”。

石头纸始为公众所识,最早源于今年全国两会。当时,与会代表委员被分发诸如会议通知、日程表、便签纸等会议用品,与往常不同,这些印刷品手感较重,质感偏冷,每张纸上都鲜明标注:“环保石头纸”。

在国家力倡环境保护的大背景下,这一由厂家临时在职业学校教室里赶制出来的高科技产品,旋即引爆舆论,成为两会上绿色经济议题最好的实践范例。

声称为石头纸发明者的地球卫士(大连)石头纸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地球卫士),也一夜之间坐收前所未有的推广实效。

两会后,正如该公司宣传的那样,“热议始终不减,为即将在全国启动的营销活动创造了良好的舆论氛围”。据了解,仅会期十天,就有云南、四川等12个省市领导确定了合作意向,厂家甚至一度为超过千次的寻求合作的电话所困扰,“现在每天到公司来参观、学习的团体和个人超过十拨,已经影响到公司生产。”

还有谁会怀疑这项新技术的真伪?

而“地球卫士”跑马圈地的架势也由是一发不可收拾,5月30日上午,该公司执行总裁张崇武对南方周末记者豪言,他们已在全国9个省完成石头纸产业布局,“到2012年,将实现每年540万吨的产能,总计产值360亿元,实现净利润105亿元。”

其中,吉林省汪清县石头纸项目规模最巨,投资高达106亿元。而仅仅两年前,当时的该项目才拟计划投资6.5亿元而已,如今已近17倍之巨。

“有些地方政府根本不容商量,要求直接上项目,”张崇武说,“如吉林省桦甸市,从我们双方接触到该工程开工只花了27天,从动工到竣工才101天。”

有心人算了一笔账,倘若这些意向中的石头纸项目均获实施,投资规模竟达300亿之巨。“多少年了,可曾有第二个具体的项目,有如此推进速度和投资力度?”一位造纸业人士惊呼。

新瓶装旧酒?

“日本造纸专家听说石头纸正在中国兴起后觉得很可笑。”

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石头造纸潮,北京工商大学原造纸学教授刘仁庆觉得纳闷:“1972年,我们与日本公司就有过‘用无机物粉体与有机树脂制取合成纸’方面的技术交流,不久后,也生产出了钙塑材料的合成纸,主要成分就是碳酸钙。”

刘仁庆甚至还保存着三十多年前的合成纸样品,南方周末记者比对发现,地球卫士的产品除颜色更新外,手感、撕裂度等并无明显两样。“这种石头纸并非新产品。”中国造纸学会秘书长曹振雷直言,至少在二三十年前就有,那时叫“撕不烂”,是一种专门用于印制名片的材质。

中国制浆造纸研究院院长曹春昱亦断定,石头纸根本不是高新产品,如果真要问其本质,“那就是一种高填充物的塑料薄膜。”曹说。

地球卫士的石头纸项目投产后,有人捎给刘仁庆少许样品。比对研究后,刘更坚定自己的判断,所谓的石头纸就是将碳酸钙含量超过60%或70%的石灰石研磨成纳米级粉末,加上高分子(树脂)化合物和其他辅助剂混炼而成,“与早期研制的钙塑纸差不多”。对于地球卫士公开的设备照片,刘仁庆更是一眼看穿“那就是通常的吹塑设备”。

曹振雷不久前在东京参加第三届中日造纸技术交流会,他回忆说,“日本造纸专家听说石头纸正在中国兴起后觉得很可笑,因为,这种产品在日本早有研发和应用,更重要的是,存在不可降解等缺陷。”

当记者就此向科技部求证时,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听后付诸一笑,“这玩意是真是假,明白人一看就知道。如果石头纸确实技术成熟,且有广泛的市场前景,发达国家早就推开了。”

“依据不足”的高科技?

“只要提交有关请求书和权利主张等文件,并缴纳数百元不等的费用,即可注册这种专利。”

“地球卫士”母公司——辽东信德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宋旭,拥有六项石头纸实用新型专利。

刘仁庆提醒记者,“这种实用新型专利不同于发明,它好比把圆形螺丝帽改成了方形,还是螺丝帽,而非爱迪生创造电灯那样的真正发明。通常,只要提交有关请求书和权利主张等文件,并缴纳数百元不等的费用,即可注册。”

确实,目前中国发明专利的实审周期在25.8个月,而实用新型审查周期则为5.8个月,只及前者的四分之一,可见天壤之别。

地球卫士提供给记者的材料还显示,石头纸“现已获得2项世界性发明专利”,可据记者调查,截至目前,这所谓的发明专利申请尚未得到批复。

5月11日,由科技部高新技术研发中心牵头,中科院、吉林大学、中国制浆造纸研究院等组成的专家组赶赴汪清考察。据称,此举源于国家层面对石头纸技术的高度关注。

专家组最终形成了一份考察报告,认为“公司称为的石头纸产品,……与台塑、龙盟和日本小王子等公司研制数十年并销售的合成纸,本质上都是一种无机填充复合的高分子薄膜材料。”

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以碳酸钙为主要原料的合成纸,日本、台湾、法国等地均有生产,多限于酒品标签、服装吊牌、扑克等耐磨领域使用,远没有全部取代或大面积取代传统用纸。

该考察报告还对地球卫士宣称的可降解,给出初步判断,“关于生物可降解性,考察专家组认为,……缺乏相关技术数据和研究结果支撑,其科学依据不足。”

上述专家组还在汪清现场抽取了四个石头纸样品,委托中科院理化技术研究所工程塑料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作独立测评。6月4日,该中心副主任季君晖坦言,尽管检测结果还需一段时间,但可以基本判定石头纸不可降解。(关于可降解内容,详见另文《石头纸:不降解,怎环保?》)

探访“神秘基地”

“就算部长问我,我也不会告诉他。”

尽管推广势头正劲,尽管市场呼声日久,但至今地球卫士公司只有吉林汪清一处石头纸项目投产。

5月底,南方周末记者获准进入该基地,但被要求不得拍摄照片,因为“涉及商业机密”。

厂区内并未有想象中的火热,跟飞机维修库相仿规模的厂房被分割成南北两个区域,南区尚未启用,不见一台设备。北区靠近过道的墙面上安有一排玻璃窗,可供人参观,里面摆设了寥寥可数的机器。从现场看,很多设备旁并没有工人操作,也不见机器开动。

直到出厂,记者也未能亲见可把石头纸主要原料碳酸钙研磨成“流体状”的设备。宋旭称,那里属于保密范围,不宜对外。不过,他也解释,因设备、天气等原因,在汪清县购下的两处石灰石矿山至今尚未开发,而基地使用的碳酸钙原料都源自外地。

基地的普通员工,对“石头纸是高科技产品”已成共识。一员工告诉记者,他们上岗第一课就是学习保密课程,签订保密协议。张崇武说,就连他们的造纸设备也是同时交由四地分别生产,然后运回厂里组装,此举主要是防止技术外泄,设备被复制。

同样秘而不宣的,还有地球卫士自称的与其有技术合作的数十家高校名单,因为“担心被挖墙角”。宋旭称,今年初,有家媒体报道了一家参与石头纸研发的高校后,几十家公司企业和地方政府蜂拥而至,争先恐后抢技术。

甚至连最基本的石头纸成分构成,也未见第三方机构检测发布,这加剧着行业专家的质疑,5月11日那次科技部专家组实地考察,亦曾希望其公开高分子聚合物的成分以受检验,但张崇武说,“就算部长问我,我也不会告诉他。”

非常之道,不可道?

“拥有自上而下的资源保驾护航,石头纸的项目怎能不火?”

今年的1月26日应是地球卫士和石头纸命运的转折点。

当天在北京一部委机构召开的石头纸发布会,场面可谓罕见盛大,包括全国人大、政协、部委的多名官员到场,见证者还包括百余家媒体。

此前,有媒体披露,2009年10月,地球卫士正是将一批办公用石头纸送往全国人大、部委等政府部门免费使用,终获认可后,才为最终走上两会庙堂打下开通道。现在,张崇武对外声称,今年的一大目标就是进入国家中直机关采购名录。

许多人感慨,一家此前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何至于有如此巨大的能耐?

在地方项目的运作上,地球卫士亦显不一般,5月,在汪清基地投产同一天,延边州政府竟在仪式上颁布了《全州限制生产销售使用塑料袋的实施意见》,要求全州禁用禁产不符合国家规定的塑料袋,一律使用环保石头纸袋代替,对大宗长期使用石头纸环保产品者比照家电下乡政策给以补贴。

有人责备此举明显是政府为企业大开政策绿灯,涉嫌不公平竞争。但不乏羡慕者感慨,拥有自上而下的资源保驾护航,石头纸的项目怎能不火?

石头纸的推动者宋旭更愿意与记者交换董事长之外身份的名片,其上写着民革中央画院,职务执行院长。

一位与宋有过合作的人士称,宋的交际圈的拓展,正得益于这个画院的平台。宋自己亦曾告诉记者,刚刚创办的一份书画刊物,每季度发行1万册,就免费送至全国副厅级以上干部人手一份。

地球卫士总会提及多少领导批示,多少部委支持,这实际成了这家公司区别于一般企业市场竞争的“非常之道”。但当记者试图核实具体内容,宋、张均称,“天机不可泄露”。

而曾参加过石头纸新闻发布会的全国政协环资委办公室一官员明确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们从未公开表示支持,或发文推介石头纸。

让专家们统统闭口?

“传统纸业排斥石头纸,实际上是行业保护”。

地球卫士一直在誓死反击,张崇武不止一次表达不满,“说我们的产品不是高科技产品,那是担心我们的产品冲击了传统纸业市场。”宋旭也说,不少朋友提醒他,“你现在还没有能力同时面对传统纸和石化两大行业的挑战。”

比日本稍晚起步的台湾龙盟科技,也是一家专门研发石头纸的企业。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龙盟科技进军大陆市场,因成本高等原因终未能打开市场。而张崇武把龙盟“失败”归结于其盈利模式靠卖设备为主的失策,而并非石头纸本身的问题。

在他看来,石头纸前景一片光明。“未来,中国将会规定所有学生统一用上石头纸做成的作业本……另外,我们还拥有新闻用纸的生产技术。”

但包括刘仁庆、曹振雷、曹春昱在内的纸业专家都认为,就现有技术,石头纸根本替代不了传统纸张,也不可能用于高速印刷。

李恒远是原环保部政策法规司司长,曾参与石头纸项目调研,他也认为石头纸有其价值,但替代不了传统纸,所以,“我还提示石头纸的代言人濮存昕,不要说石头纸可以替代传统纸。”

科技部专家组也持有相同的意见,合成纸(石头纸)具有较好的耐候性,建议可应用在一些特殊用途,如户外广告、耐候包装等。考虑到合成纸使用后的回收问题,应着力避免干扰现有的废纸回收工业系统正常运行……

而面对如此多的不同声音,张崇武难抑激愤:“我们石头纸是一种全新产品,他们根本不懂,也研究不了。国内还没有这方面专家,真正的专家在我们这里……塑料、造纸行业没有资格指责我们。”他还认为,传统纸业排斥石头纸,实际上是行业保护,担心石头纸分走了这一杯羹。“如果说有一天,科技部组织的所谓专家把我们的项目推翻了,也没用,我们还会继续走。”

地球卫士称,他们将会在北京召开一个石头纸院士论坛,张崇武自信,届时,邀请百位院士担当地球卫士的顾问,让所谓的反对石头纸的专家们统统闭口。

委婉者说,尚没有找到证据支撑石头纸可降解;质疑者则直言,“宣称可生物降解”,那纯属忽悠。

“地球卫士”石头纸,在究竟环保与否的关键门槛上,面临最尖锐的质疑。

石头纸能否降解?

“地球卫士”宣称,石头纸具有不容置疑的环保性——可降解。这被其演绎成,其造纸过程中不采用植物纤维、不砍伐树木,用弃后的石头纸可自然降解为粉末回归自然界。

可降解,实际上也是石头纸头上最炫目的环保光环。

本报记者获得一份“地球卫士”公司内部的核心文件汇编,这份文件汇编屡屡出现在有关石头纸项目的投资推介场合,以作权威的技术证明。其中,最显赫的是国家轻工业塑料产品质量检测大连站(以下简称大连站)、国家纸张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以下简称纸张中心)等单位出具的检测报告。

■常识

降解

所谓降解,通俗而言就是指高分子化合物的大分子分解成较小的分子。而塑料降解,指高分子聚合物达到生命周期的终结——分子量下降、聚合物材料(塑料)物性下降,通常表现为发脆、破裂、变软、增硬、丧失力学强度等。一般塑料要降解为对环境无害(少害化)的碎片或变成CO2和水,回归自然循环,至少需要两三百年。而因媒介不同,降解还分为光降解、环境降解(又称氧化降解)和生物降解。6月4日,记者将文件送至中科院理化技术研究所工程塑料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以下简称国家中心),以求公正客观的评价。该中心正受科技部专家组委托,对地球卫士石头纸样品作独立检测。

仔细阅读了相关检测报告后,国家中心副主任季君晖博士直言,所谓大连站出具的报告除了说明检测样品是个合格的购物袋、能承载5千克重外,没有其他意义,而所谓纸张中心的报告,仅能说明检出的相关数据是依据本身样品客观得出的,但依旧没有最终结论。在厚达102页的文件汇编中,季君晖仔细翻阅了两遍后谨慎地说,“我还没有找到能证明石头纸可降解的报告”。“地球卫士”执行总裁张崇武曾在多种场合描述石头纸可降解的神奇性,“如果放在室外三五天会崩裂,手指一碰就散成了一堆粉末。”然而,一位曾有投资意向的人士曾亲自依法检验,把“地球卫士”提供的用石头纸做成的练习本和宣传册放置在自家庭院里任其风吹雨打,以观变化。6月2日,记者在其住处看到,除了表面粘有少量粉尘及被雨淋湿(6月1日北京,暴雨)外,样品外形并无明显变化,何谈化成一堆粉末。

自“塑料之父”贝克兰1907年发明塑料开始,难以降解一直是塑料的环境危害所在。“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人类广泛使用塑料至今,六七十年来,一直没有解决好降解难题。”季君晖说,也正基于此,2007年末,国家颁布了“限塑令”

据 “地球卫士”的三层复合石头纸实用新型专利说明书显示,第一、三层纸为乙烯——丙烯酸改性共聚物EAA层,第二层纸为无机粉体层。由此可见,“上下两层就是塑料,如果含有这种成分的塑料,石头纸就降解不了。”季君晖还称,科技部专家组委托的独立检测数据还未正式出来,但他“可以基本肯定石头纸不可降解”。由国家质检总局授权的法定检验机构——国家塑料制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副主任、高级工程师翁云宣甚至认为,“如果还宣称石头纸可生物降解,更不可能,简直就是忽悠人。”


已经投产的吉林省延吉市汪清县的石头纸生产基地 (南方周末记者 吕宗恕/图)


地球卫士(大连)石头纸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为辽宁信德控 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实习生王清整理 李伯根/制表

石头纸的可乘之机

而企业擅自标榜可降解,除了涉嫌夸大宣传外,还可能源于我国现行的两套不同尺度的可降解塑料标准,企业可自主选择在其间游走,不受强制约束,自然也就有了“可乘之机”。

“地球卫士”现在主要涉足包装类产品,多为购物袋、垃圾袋。早在1999年10月,原国家轻工业局颁布了《包装用降解聚乙烯薄膜》的行业标准。该标准规定,在特定环境条件下,化学结构发生明显变化,引起某些性能损失的一类塑料可称为降解塑料。但即便如此,大连站除了检出跌落试验、漏水性、封合强度等数据外,也没明确在报告中给出可降解结论。

而2006年2月,国家质检总局和国家标准委又联合发布了《降解塑料的定义、分类、标志和降解性能要求》的国家标准,该标准进一步针对降解塑料(如完整性、分子质量、结构或机械强度)定义和检测方法的规定。

季君晖说,如果按照新的国家标准来衡量,石头纸就是不可降解,但关键是至今没有任何主管部门来评价石头纸到底应该适用哪套标准,而旧的行业标准也没有因为原国家轻工业局撤销而被宣布终止执行。

他坦言,他曾提醒有关部门要赶紧出面清理标准,否则有些不良企业就会避重就轻,以次充好,从而直接导致消费者无所适从,甚至被诸多假象所蒙蔽、侵害,但最终无果。

高延敏是江苏科技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曾参加了“地球卫士”汪清石头纸项目基地(一期)投产仪式。6月2日,高在电话受访时表示了不满,“明知道含有乙烯的石头纸产品存在环境危害,为什么到现在相关部门还视而不见?为什么至今听不到国内权威专家的质疑或反对的声音?”



地球卫士所拥有的石头纸专利文本 (资料图片/图)


地球卫士为国家有关机构提供的石头纸产品 (资料图片/图)

广告在,“忽悠”在?

铤而走险的大肆宣传已经开闸,并收获颇丰。张崇武多次宣称,该公司的石头纸项目受到多位高层领导的批示,工信部、科技部等正密切关注。

此话说对了一半。4月2日,工信部、科技部、环保部、发改委等部委代表以及塑料、造纸方面专家,确实在北京召开了石头纸项目技术调研座谈会。但参会代表之一、中国制浆造纸研究院院长曹春昱明确对南方周末记者称,会上塑料行业的质疑意见明显,集中在石头纸的环保性到底有多少,有待实验检测证明。而造纸行业则认为造纸分类中早有称为合成纸的同类产品,没有必要取一个新的名字叫石头纸,更遑论专设标准。

至于“地球卫士”获得的中国环境标志产品认证,恐也难以挽救石头纸在可降解上的软肋。6月9日上午,出具该认证的中环联合(北京)认证中心综合部严姓部长明确告诉记者,该认证属于企业自愿申请,中心只是对企业自己提供的相关材料文件予以审核,调查后核准,据他了解,中心并没有资格直接评价纸张的可降解问题。

“地球卫士”的可降解说辞还在继续,张崇武的最新说法是,他们拥有操控自如的降解控制技术,“我们的产品已实现了3个月、半年、几年、50年、100年以上的降解可控。我们现在不是担心不能降解,而是害怕降解得太快,所以我们要突破降解速度,否则,用石头纸印制的书等产品转眼就化没了。”

科技部一官员在记者复述上述话后不禁一笑,“你就等着让他们继续去忽悠吧。”


宋旭 (资料图片/图)

这是一位面孔复杂的隐身富豪,他自诉浪漫的环保产业梦想,甚至还相信,终有一天水也能变成油。

宋旭,正是隐身背后托起石头纸“奇迹”的当事人,公开资料显示,他现任“地球卫士”母公司——辽宁信德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但宋更愿意与记者交换民革中央画院执行院长的名片。

自称出身贫寒的宋旭,老家长春农村,曾当过兵,退伍后摆过地摊,养过鸡,办过酒厂。之后,开始涉足矿业,以金矿为主。他说,之所以不做煤矿,原因是风险大。从1999年开始,他投身钻石贸易行业,据称在长春设有实体店,再后来,涉猎地产,不过,宋旭本人只承认在中国西部个别三线城市有一些商业地产项目。

他说自己曾在大连经营过一个品牌为“小牛倌”的乳业公司,销量从零到一天180吨,只用了90天。企业蒸蒸日上的局面,在2005年,被本地媒体一篇题为《半袋“小牛倌”撂倒一壮汉》的负面报道而断送。但同年11月,“小牛倌”还是作价2.9亿元卖给了新疆金牛集团。后来,他还涉足葡萄酒业,也曾有过上市打算,终告失败。

现在与石头纸一同出现的辽宁信德控股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于2005年,注册地在大连,注册资本2亿元。据称,目前集团旗下子公司有13个,涉及地产、矿产、文化、酒业、环保纸业、金融业等六大领域,企业净资产总额达23亿元。

俨然以亿万富豪身份出现的宋以此强调自己“现在不需要钱,也不谈钱了”,言外之意是,会在环保领域扎根下去,但跟踪此项目的业内人士还是嗅出了“打概念,再上市”的可能性。

至于为什么选择了石头纸,宋至今语焉不详,以“一个偶然机会”略过,但强调自己一眼就看出这是个颇具前途的事业。他还有一个惊人的说法,如果13亿中国人全部使用石头纸,目前中国版图内地表层的方解石可供开采3000年!很显然,宋旭这一浪漫主义的商业构想,说服了不少地方政府,当然,争议也是风雨如磐。

南方周末:据我们了解,不少人对石头纸这个产品名称持不同看法?

宋旭:有不同看法不奇怪,但并不意味这就不能叫石头纸。这个名称是我想出来,考虑到石头是大家熟悉的,加上石头很多,用石头做的纸更容易引起注意,所以按照成分属性就取了石头纸这个名称。再说,叫石头纸也是商业需要。叫什么名称并不重要,难道你叫狗蛋子,就是狗蛋子了吗?

南方周末:那地球卫士这个名称也是你想出来的?

宋旭:是的,最开始我想注册的商标是“精美石头”,当时还想好了一旦注册成功,以后就用“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精美的石头会唱歌”的歌词来打广告,不料这个商标已被人注册。

南方周末:有公开报道称,桦甸为了吸引你们的项目落户,当地政府以1000亩地、8000万元厂房建设作为优惠条件,甚至开出返还税金,奖励两亿的条件?

宋旭:我不愿意就这个说法追究报道者的责任,没有意义。可以实话告诉你,当地政府没有一点政策扶持。即便存在这样的优惠政策,就说明桦甸市政府错了,就说明政府领导受贿了吗?再说,现在各地为了招商引资出台了众多优惠政策,你能说吗?

南方周末:石头纸可降解性到目前为止仍被质疑,你怎么看?

宋旭:被怀疑正常。所有新鲜事物出来都会遭遇不同声音,如果能历经时间考验就好了,石头纸能否顺应市场这是最关键的问题。基于我们有这项技术,所以,我们会默默做事,用事实来说话。

这就如当初水变油被怀疑一样,只是技术尚不成熟。水由氢和氧组成,我相信,有技术能把水中的氢分离出来,这也是迟早的事情。

南方周末:从公开报道不难发现,你们石头纸的推广有颇多上层人士支持,你是怎么做到的?

宋旭:这不是我能操作的。

南方周末:这和你在民革中央当执行院长有关系吗?

宋旭:没有什么关系。做民革中央画院执行院长,完全是为了给人家服务。很多时候,我能从画家的字画中读出不一样的人生。但我们都知道,多交一些朋友,对个人发展有好处,在你需要的时候,哪怕他们只提些建议。

南方周末:可我们也接触了一些你们宣称支持你们的部门,但他们似乎真实态度很保留?

宋旭:这很正常。各部委或职能部门关注很正常,这项目毕竟有一定技术含量,但关注不等于扶持,关注不等于支持。现在政府部门确定一个产业很谨慎,不会盲目说鼓励或支持。在没有把一个事情研究透之前,他们完全不会有任何表态。

南方周末:有人怀疑你们是打造环保概念,为了上市圈钱?

宋旭:别拿别人当傻子,你不具备这种特性,打一种环保概念,大家慢慢揣摩不透吗?上哪里去圈钱?这产品是不是环保的,需要相关权威部门鉴定,现在我们不用辩解。假如上市了,如果没有公司业绩,能受到资本追捧吗?三五年内,我们根本没有上市的想法。上市,希望是5到7年后的事情。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Powered byGreenwich Chinese online Code © 2003-08 CSSA-GREENWICH Corpora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