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学联资讯首页 >> 舟游世界 >> 永远年轻,永远瑰丽——巴塞罗那(Barcelona)
永远年轻,永远瑰丽——巴塞罗那(Barcelona)
2008-11-06 00:20:55  作者:一舟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46  文字大小:【】【】【
  •    永远年轻,永远瑰丽??巴塞罗那(Barcelona) 听过很多人都曾说过,巴塞罗那是他们最喜欢的城市。以前还不以为然,但是当我亲自去了以后,发现我竟然也深深的迷恋上这个城市,这个奇异的难以言说的城市。 巴塞罗那,就像别人 ...
永远年轻,永远瑰丽??巴塞罗那(Barcelona)

听过很多人都曾说过,巴塞罗那是他们最喜欢的城市。以前还不以为然,但是当我亲自去了以后,发现我竟然也深深的迷恋上这个城市,这个奇异的难以言说的城市。

巴塞罗那,就像别人说过的那样,这是一座你未来之前无法想象的城市,走在这里的街道上无法置信的城市,而离开后又是难以忘怀的城市。它是西班牙的第二大城市,是加泰隆尼亚自治区的首府,有着“伊比利亚半岛的明珠”之称,也是地中海西岸最有生机和令人兴奋的城市。但是只有当你走在那些古老的街巷,融入那些疯狂的快乐的人群,才能真正触摸到这个城市的灵魂。

西班牙人无疑是疯狂的,那些艺术家当然也不例外。并称为巴塞罗那三剑客的毕加索,米罗,还有高迪(Antoni Gaudi),无疑不是怪诞而天才的。走在巴塞罗那的街头,你会不时为高迪那些怪异而无比瑰丽的建筑所迷醉。它们这个城市中林立,仿佛来自于未来,又仿佛外星人所留下的堡垒。

圣家堂(Sagrada Familia)无疑是最令人震惊的,那样高高的庞大的立在那里,怪诞而充满想象力,简直不像当世存在的东西。这座被日本建筑大师石山修武誉为“活着的废墟”的未完工的教堂,只有你亲临到它的面前才能感受到它给人的震撼力到底有多么的强烈。高迪将40多年的建筑生涯全部倾注在于此,它从1886年就开始动工了,但经过漫长的一个多世纪的建造,至今远未完工,如今如此宏大壮观的建筑,却原来只是高迪计划中的四分之一。宗教与艺术,光与影,神秘与虔诚,自然与生命,无不贯穿其中。

奎尔公园(Park Guell),阳光下斑斓的色彩,奇趣的图案,悠闲的人群,一切一切,仿佛童话世界一般。米拉公寓(Casa Mila)则是高迪崇尚自然主义的极致创作,曲线是动力的无限延伸,所以整个建筑没有一处平面和直角直线,所有的表面都是波浪型,就像人鱼的宫殿一样流动着,神秘而梦幻。

身处如此一个城市的人们,也是热情而疯狂的,无论老少,都充满了年轻人的朝气,就像这个城市一样。摩托车风驰电掣的在这个城市驶过,轰鸣声永远日夜不息。老年人也穿着鲜艳的嫩绿或是艳红,充满自信的走过。时髦的人们梳着独特的发型,骄傲而快乐。每个人几乎都充满了个人风格,纹身穿刺,更是满目皆是。

在老城区的那些林立的酒吧当中,我和朋友步入了一家看上去很有文艺气息的酒吧。坐下未几就发现其他顾客乃至侍应和老板,居然全是女性,其中不乏外表中性甚至光头的女子们,原来这是一家女同性恋酒吧。在我忍不住好奇拿出相机偷拍她们时,她们却主动开始和我们说话聊天。虽然普遍西班牙人的英语都很差,但她们还是很努力的,热情的,夹着比划,试图表达她们对于外国人的友好。最后邀请我们参加她们明天的私人生日派对。在第二天的派对上,到了那么多形形色色的女子,有的酷似那个加拿大同性恋女歌手K.d.Lang,有的则极其漂亮。伴着音乐,无不尽情而快乐,很多相拥而舞,喜极而吻,有些甚至脱光了上衣站在桌子上跳起舞来,在别人的目光和掌声中更加无拘无束,单纯的放纵,单纯的快乐。

Club里也是,满眼都是美丽而精力充沛,魅力十足的人们,他们跳着舞,尽情而奔放,疯狂而快乐。

 La Ramla大街上永远有着无数的街头艺人在表演,无论表演得好坏,无不认真投入。有的模仿卓别林惟妙惟肖,有的优雅如同女皇,有的很多人观看,有的则是独自落寞。记得有个艺人操着提线木偶在弹钢琴,木偶的每一个手指动作无不与暗藏其中播放的贝多芬音乐合拍,分毫不差,引起周围人群一阵阵的掌声。

还有在广场上不期而遇的街头爵士乐队,人数众多,即兴演奏,自由而投入,竟是相当专业。还有街头即兴表演的佛拉门戈,皮鞋踏在木板上响彻全街,和伴奏的手鼓即兴配合,跳得如痴如醉,疾风骤雨一般,汗水如雨点般撒落。还有坐在人流旁戴着鲜花,拉着手风琴唱歌的老夫妇,欢乐而坦然;隐身于阴影中的艺人弹着西班牙吉他,浪漫而悲伤。

印象更深的是那些夜晚在古老的小广场上演奏的音乐人,有时已然深夜,那些广场和窄巷中已经人烟稀少,但是有些音乐人,依然坐在那里,在有几分清冷的月光下,独自演奏,有时是大提琴,有时是各种不知名的打击乐器,声音在青石板地上和古老的砖墙间回荡,竟是如此悦耳动听。经过他们身边时,有时会想,他们冷么,寂寞么?此时依然在弹奏,是为了钱么,抑或,只是,为了他们自己?

我们总在那些古老的小巷之间出没,那些古老圆滑的石板地,那些巨大的石头建筑,因为年代久远早已变成黑色,经常会有蓬蓬勃勃的鲜花或是绿色植物在窗口盛开或是悬垂下来,门都很高很大,拱廊的天花板有时足有四五米高,中间的庭院中满了花木。

有些小巷白天游人如织,那些时尚的小店,前卫的酒吧,有时飘出的电子乐;有些小巷杳无人迹,斑驳而破落。有些酒吧在夜晚在附近的小巷沿途摆满了点燃的红蜡烛,在暗夜中一闪一闪;有时夜里走在某小巷,背后会想起高跟鞋的脚步声,有韵律的踏在青石板地上,令人浮想翩翩。

其实很多人都警告我们,那些小巷很危险,偷东西不说,有人走进去之后再也没有走出来。我们总是感谢他们的好意提醒,但是依然我行我素,不到半夜两三点不回酒店,夜晚总会很多无家可归者在路旁露宿,也有很多醉醺醺的人,也有不少人向我们兜售各种各样的毒品,也有些流窜的小孩在街上游荡,我们总是注意着我们的包,有时同伴也提醒我:看到有些人的眼神就知道他们是小偷,而且是团伙的,但是别看他们,赶紧走过去。

但我还是不小心中招了,在巴塞罗那的最后一个晚上,午夜时分我们在一个小广场上的爵士餐吧吃饭时,我把包挂在了我的椅子背上,其间我用手机发短消息时,注意到旁边一个女子在地上收拾她的东西,我心突然动了一下,发现靠背上没有我的包了,但我看了几眼她收拾的她的大包,也没看见我的,我想难道我把包放在了别处?于是四下张望,然后我问同伴我的包在你那里么?只见同伴像弹簧一样跳了起来向门口追去,这时那个女子已经走出去了,餐厅里的吧仔也追了出去。这时全餐厅的人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我,我到门口看了看,几个人都跑远不见了,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回来吃饭,估量这其中的损失。大概十几分钟以后,同伴和吧仔回来了,带着我的包,他们说最后追上了她,但是我的包已经不见了,他们逼着她说出了她临时丢弃我的包的位置,在回去找包时她又趁乱跑掉了。不过还好,什么都没有少,那天我们都那么高兴,吧仔也是,送了我们酒,我们也买酒送了他。

除了这些富有魅力然而有带在危险的老广场和小巷,海滨是宁静而温馨的,温柔的海风,带在咸味的空气,投映在海中的月亮,海滨旁的海鲜饭,一切一切,都令人难以忘怀。 巴塞罗那,尽管也有像小小的风波,但丝毫不影响我对它的看法和对它的迷恋。

在我的眼中,它就是这样,永远年轻,永远瑰丽。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Powered byGreenwich Chinese online Code © 2003-08 CSSA-GREENWICH Corporation
  • 在线咨询:      
  •